学习雷锋就是重建自我的小道德
发布时间: 2012-03-02 浏览次数: 42

核心提示:学雷锋不应是国家层面的事情,而是我们每个人必需有的一种素质,当雷锋所代表的小道德,变成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时,助人为乐的美德就会变成一种潮流。

近年来,尤其是小悦悦事件和彭宇案发生之后,人们对社会道德滑坡的危机感日益明显,叩问越来越多,忧虑也越来越深。一年一度的“雷锋月”如期而至。教育部还将学雷锋活动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雷锋精神在当今还能引起共鸣吗?雷锋精神能带我们走向道德重建之路吗?记者采访了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翟振明和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执行主编、作家、“革命说明书”之《雷锋》的编著者之一师永刚。

道德叩问一 我们的道德真在滑坡吗?

翟振明:对小悦悦事件的愤怒,正是因为人们的道德意识增强了

关于道德,翟振明认为,要从两个层面来分析,一是社会对道德判断的认识,也就是什么时候是道德的,什么是不道德的。每个时代的道德标准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其核心原则是相同的,比如不能随意伤害他人,比如不能强迫别人做什么事情;二是道德感,是指人们是否有做一个有道德的人的愿望。

翟振明说,如果人们既有对道德判断的正确认识,又有很强的道德感,那当然是最完美的。

“如果一个社会中,人们对道德判断的认识是错误的、颠倒的,那人们越有道德感,越是可怕。”他说,“在中国过去的某些历史时期,比如‘文革’时期,是以阶级来划分敌友的,对‘敌人’越狠,在很多人看来,就是越有道德。很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甚至是残害,但是当时没有人意识到这是不道德的。”

感觉道德滑坡是因为失望

翟振明认为,当下的人们,在对道德判断的认识上,明显是进步了,比如更多的人认可公平、正义等社会要素,比如现代人能容忍不完美,但不能接受造假。“这么多人对小悦悦事件表示愤怒,说明大家对道德判断的认识是对的,这是一种进步。”

在翟振明看来,人们之所以感觉到道德滑坡,是因为由于种种原因,现在人们的道德感不够强,做一个有道德的人动力不足,做好事的愿望不足,使得更多的人因此而失望,甚至是郁闷。“然而,这正是说明了人们的道德意识增强了。”

师永刚:媒体和网络的发达使我们生活中恶的东西被无限放大了

师永刚则认为,人们对道德滑坡的忧虑不无道理。

“我认为,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人们没在对美德的崇尚与怀疑之间,找到一种平衡感。”师永刚说,这种由不信任感而产生的不安全感,更多的来自于信息社会的传播特点。

“如今,由于网络的发达,媒体竞争的激烈,我们生活中一些个性化的恶的东西很容易被无限放大。”他说,而这种放大,成了人们与许多令人温暖的东西亲近的一种阻遏。

慢下脚步寻找道德

“我想说,现在这个时代,马路变了,‘老太太’也变了,即使雷锋穿越到了现在,他在扶老太太时,可能要考虑的东西也要多一些。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师永刚说,“可能是我们走得太快了,我们需要停下脚步,找一找与之相匹配的价值观和道德观。”

道德叩问二 雷锋精神能解答当下的道德之问吗?

师永刚:学雷锋其实也是很“酷”的事

师永刚在他最新出版的《雷锋》里,力图为读者还原出一个“3D版的雷锋”。他想告诉新一代的年轻人,雷锋在生活中其实是一个很时尚很酷的年轻人。他更想传达给这一代的年轻人一个信息:学习雷锋精神其实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可是,更多的人提出质疑,我们现在还需要雷锋精神吗?雷锋精神能够拯救当下的道德危机吗?

“在特定的政治环境下,雷锋形象塑造的确有宣传的操弄。”他说,“但不可否认的是,什么时代都需要向善,道德不能安息。雷锋以及雷锋背后所蕴含的精神诉求,恰好是中华民族传统道德中的美好部分,例如守望相助,例如引人向善。”

“是的,时代变了,马路变了,‘老太太’也变了。”他说,“但我想说,变了的‘老太太’只是极少部分人。这个国家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个‘老太太’倒地,但被扶起来反咬他人一口‘老太太’的还只是极少数。而且,万一如果真的遇到那种反咬一口的‘老太太’,我们也只能说,她讹诈的不是我,而是她自己,而我扶起的,不是她,而是我们自己,多年后变作老太太的自己。”

“如今,雷锋已然是个教人向善的符号。”他说,“我们今天学习雷锋,至少可以借着雷锋,是在讨论一种关于道德的共识。”

“这是我们在寻找共识的开始。”他说,“尤其在当下社会,国家层面上的推动雷锋所代表的国家道德精神,以对抗社会道德下滑,也有一定积极意义。而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视此为畏途,则是最危险的。”

翟振明:雷锋是特定时代的产物

对于雷锋能否拯救当下的道德危机,翟振明认为,雷锋是在特定时代塑造出来的一个典型。现在有人对目前提倡的雷锋精神进行恶搞,也是可以理解的。

翟振明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是人们在道德追求上的一种回归。“如果对此没有一种抵制和批判精神的话,反而是可怕的。”

翟振明甚至比较尖锐地指出,雷锋精神的很多内容,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痕迹。比如爱憎分明,比如螺丝钉精神……都是时代的产物。

他认为,不能过于高估雷锋精神在当代的作用,当然,提倡学习雷锋也不失为一次寻求道德共识的契机。

道德叩问三 如何重建我们的道德?

师永刚:寻找雷锋其实只是在反思自己,希望不要丢掉雷锋所代表的美好道德

那我们该究竟如何学习雷锋,重建这个社会的道德呢?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雷锋,我们现在反思雷锋其实只是在反思自己。希望不要把雷锋所代表的美好的道德,在反省的过程中失去。”师永刚把雷锋比喻成一枚钻石。他说,每一代人都按照自己的需要,摘取这枚钻石折射的光芒。

“我们今天寻找雷锋,正是试图找到符合我们现代价值观的雷锋的开始。”他说,雷锋其实有两个,一个是真实客观的雷锋,还有一个是官方推动的代表国家道德的雷锋。“人人都在寻找自己的雷锋,国家在寻找自己的雷锋,我们也需要找到自己的雷锋。”

“我们可能要修补意识形态所制造的不同时代的雷锋形象,还原一个民间可以接近、可以触摸的新雷锋。”师永刚更倾向于认为,学雷锋不应是国家层面的事情,而是我们每个人必需有的一种素质,当雷锋所代表的小道德,变成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时,助人为乐的美德就会变成一种潮流。

“我们不需要形式上的留住雷锋”,他说,“而是需要将自己理解的雷锋,留在自己心中,每天与他对话,找到与他相关的通道,并把他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翟振明:最基本的要找回社会诚信和自由

“要求人们讲道德,最基本的要求是,这个社会有足够的诚信。”翟振明说,当人们开始求真,才会开始讲道理,尊重讲道理的对象才会成为一种可能,这样一步一步,才能形成共识的道德规则。

翟振明还认为,面对公共事物,人们能够自由地做出自己的选择也是重建道德的必要条件。“只有当一个人自己做出了决定,他才可能为之负责任,如果一切都是别人安排好的,他们可能就会想,这并不是我自己的选择,为什么要我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