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雄:华人建筑师的中国情怀
发布时间: 2011-12-07 浏览次数: 36

一、在中国古建筑中寻找灵感

何亚雄,这位早已移居加拿大的华人建筑师对中国传统建筑,尤其是对中国庭院式建筑有着一份执著的眷念和热爱。他每年有一半的时间行走在中国大地,在那些正在消逝的承载着厚重历史文脉的古建筑中寻找着创作的灵感。

“建筑历来是民族文化的最重要载体之一。中国建筑文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院落的文化。院落,或者庭院,对于中国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的空间,而且是家的核心部分。有院落的地方,就有我们最真实纯朴的情感与记忆。巷、道、瓦、檐、廊等这些元素,形成传统院落独具特色的形式美感,形成了我们独特的院落空间氛围。中国人几千年来形成了特有的生活方式、人文情怀,这决定了我们对自己栖身的建筑有着自己独特的文明特征,院落将这一特征表达得淋漓尽致。”何亚雄说起中国院落滔滔不绝,“中国文化讲究‘天人合一’,中国传统建筑设计是将人、建筑、自然环境视为一个整体,这种设计理念非常先进,即使放在全球化的今天同样值得推崇。

如果没有提前了解,很难相信这位酷爱高尔夫运动,外表时尚的建筑师,对中国传统建筑有着如此深邃的理解。也很难相信,广州清华坊、北京优山美地、青城山上善栖、成都中国会馆……这一座座近十年来声名远播的饱含着中国精神的院落式建筑就出自他的手笔。

二、如何传承中国建筑的精髓          

说到对中国传统建筑的传承,他认为需要“得其神而变其形”。随着科技的发展,建筑工艺技术都得到飞速的发展和提升,建筑新材料推陈出新,建筑师必须与时俱进,中式建筑必须要与最新的建筑技术、最新的建筑材料接轨,才能真正更好地传承中国建筑的精髓。

他以他最新的作品“成都中国会馆”为例,他最初的想法是想把过去的四合院用一种更现代的方式表现出来,建造西南最大的四合院建筑群落。比如老四合院中堂屋的位置仍然是我们的会客厅。在空间感受和空间序列上,都基本上遵循过去的传统,但内部房间的组织就完全不同了。从规划上讲,街道都很直,井字形的,这是借鉴了过去传统的规划手法。另外,在规划上有意忽略所谓的景观节点,因为这里的街道和穿插其间的河道从景观上讲已经非常丰富。相比而言,更对空间尺度的考量更仔细,什么样的宽度,人们的感受最舒适,这些方面是关注的重点。比如道路的宽度,建筑的间距,都有非常细致的设计。

“中国会馆”在新工艺、新材料的运用上也对传统的中式建筑有了大幅度的超越,比如外墙传统的贴砖工艺全部改为钢构干挂,这样增强了墙体节能保温作用,而视觉效果也更凸显;屋顶没有选择传统的青瓦,而是选择了合金瓦,这种金属材料更能彰显传统民居的坡屋顶的神韵。至于院落的中式回廊,更是大幅采用保温玻璃,既能完美展现院落内景观,又可规避传统回廊无法防暑保温的缺点。

三、应该重拾中国建筑传统

事实上,十多年来何亚雄一直在寻找中国传统建筑与现代建筑的契合点。对于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建筑风格的普遍西化,何亚雄认为这是文化不自信的表现。他不反对将西方建筑风格融入中国,事实上中国建筑的发展历史从来都是一个兼收并蓄的过程,是不同的文化相互碰撞的互相兼容的历史。近二十年中国飞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中,后现代建筑日渐兴盛,玻璃幕墙、金属框架、大理石材包裹着一座座摩天大楼和巨型建筑拔地而起,走在中国城市的大街上经常有着走在纽约或洛杉矶大街上的错觉。而真正代表民族文化个性的建筑却正面临绝迹。

何亚雄认为,西方的建筑是在不断的进化过程中丰富起来的,中国的建筑也应该有一个进化的历程,中国目前的问题是对传统的东西丢得太多。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国际地位日显重要,中国不仅应是一个经济大国,也理应是一个文化大国,中国传统建筑沉淀着厚重的历史文脉,作为一个有民族责任感的建筑师,有义务把中国的传统重拾起来,发扬光大。